北京:曹雪芹故居復建工程將竣工母嬰室建設“

  廣渠門內大街207號院——這個磁器口路口東北角並不起眼的小院,是經文獻檔案考証及考古發掘証實的曹雪芹故居。再過2個月,隨著曹雪芹故居復建工程竣工,一座原汁原味的清式三進四合院將在此落成,重新還原曹宅風貌。

  這背后,離不開多年呼吁曹雪芹故居復建的市政協委員、民盟北京市委專職副主委宋慰祖的努力。

  在700多名市政協委員中,像宋慰祖這樣的委員還有不少,比如來自教育界別的委員魏崇新,12年前開始呼吁垃圾分類﹔來自婦聯界別的委員常紅岩、王以新,一直關注母嬰室布建和養老問題。

  提案是政協委員履職盡責、建言資政的重要載體。這幾位委員圍繞各自關注的問題,連續提交相關提案,在有關部門的努力和他們推動下,呼吁的問題都取得了實質性進展。那麼對於提案目前的辦理結果,他們滿意了嗎?在政協北京市十三屆三次會議上,委員們分別接受了新京報記者專訪。

  宋慰祖對曹雪芹故居的關注,始於2006年。當時,民盟崇文區工委主委王金鐘退休,卸任前將復建曹雪芹故居的事情囑托給時任崇文區政協委員的宋慰祖。

  2006年,從老主委那兒接過接力棒的宋慰祖提交了第一份復建曹雪芹故居的建議。此后12年間,從崇文區政協委員到北京市人大代表,再到北京市政協委員,宋慰祖每年都會提出盡快重建曹雪芹故居的建議和提案。

  他表示,雖然南方城市氣候條件優越,但是北京可以挖掘自身優勢,“比如北京的文化資源是最多的,博物館、天文館、地理館、體育場館等,這些都可以發掘。”

  2010年,在宋慰祖連續提出復建建議的第5年,東城區政府將復建曹雪芹故居寫入東城區政府工作報告。兩年后,2012年,曹雪芹故居土地規劃落實,邁出復建之路的關鍵一步。

  2019年1月23日,宋慰祖接到了東城區文委的電話。回想起一年前的那個瞬間,宋慰祖歷歷在目,“那天我剛剛結束政協北京市十三屆二次會議回到家,就知道了這個消息。”當天,曹雪芹故居復建工程正式啟動,宋慰祖在啟動儀式上鏟起了奠基的第一鍬土。

  在宋慰祖看來,啟動復建是政府、政協、專家多方努力的結果,並非靠一己之力,“能有今天這個結果,我是非常滿意和興奮的。對於未來,我感到責任更大了。”

  “復建之后,我們不能把它變成一個死文物。”他建議,以復建為契機,整合黃葉村曹雪芹故居紀念館、張家灣曹雪芹墓地等遺跡,構建曹雪芹文化的研究和傳播的平台,建立曹雪芹紀念館,並融入中軸線申遺過程,將曹雪芹打造成北京這個全國文化中心靚麗的“金名片”。

  市政協常委魏崇新是連任三屆的政協委員。早在2008年首次當選市政協委員時,他就提交了關於垃圾處理的提案,呼吁理清北京市生活垃圾處理大思路,“這個提案基本涉及了垃圾處理的各個方面,垃圾分類、垃圾運輸、焚燒廠建設等,所以被評為年度優秀提案。”魏崇新說,但是當年很多人並沒有垃圾分類意識,負責提案辦理的有關部門答復說,提案提出的建議和意見很好,推行中面臨不少困難,有關部門會盡力推動。

  五年后,魏崇新再次當選市政協委員,在2013年1月舉行的政協北京市十二屆一次會議上,他又提交了有關垃圾分類的提案,“這一次聚焦到了具體問題,比如當時有關部門已經開始倡導垃圾分類,一些小區設置了垃圾分類箱,但是收垃圾的車又把垃圾混到了一起。沒有分類運輸,就等於沒有垃圾分類”。

  魏崇新說,近年來垃圾分類引起了黨中央的重視,全國各大城市的垃圾分類工作都開始“破局”,今年5月1日起,修改后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也將實施。但是就像治理隨地吐痰一樣,真正實行垃圾分類難度不小。所以今年他又提交了一個關於垃圾分類的建議。

  “我的建議就是政府和市民兩邊都要做好,四個關鍵環節一個都不能缺”。他說,政府應當做好宣教工作,讓每一個市民都清楚了解垃圾分類有什麼好處﹔從居民小區分類到運輸到分類處理,每一個環節都不能缺,缺少一個環節就等於沒有垃圾分類,“還有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制度和法制,必須有獎懲機制,獎懲並處,這樣才能保証垃圾分類真正落地。我還建議讓垃圾分類進入小學教育體系,從小培養垃圾分類習慣”。

  魏崇新表示,“這些年提的有關垃圾分類的提案和建議,受到了政府相關部門的關注,也對我有所回應。從我個人調查情況看,推進落實還有不令人滿意的地方,垃圾分類還要加把力。我希望北京今年出台的新的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能把垃圾分類工作做得更好”。

  委員王以新是安貞醫院全科醫療科主任,在培訓社區醫院全科醫生的過程中,她逐步將關注的目光投向經常去社區看病的老人。

  2008年當選市政協委員后,王以新幾乎走遍了全國大大小小的養老院,調研后她認為,居家養老最好滿足兩個條件:在老人的家門口有養老院,讓老人有安全感﹔養老院附近應當有大醫院,老人就醫開藥都方便。所以,2009年之后,在提交的分級診療、醫聯體等提案和建議中,她不斷呼吁應當以社區為單位建立養老服務機構。

  2016年,王以新提交了《創新居家養老模式 緩解人口老齡化與社會穩定發展沖突》提案,再度建議以社區為單位建立養老服務機構,並提出,由政府資助在社區建立2000平方米左右的養老站點,完善居住、娛樂、保健、康復、簡單醫療等設施,實現“日托”和居住功能,“老人能在家門口住上養老院,既有熟悉的生活環境,又方便子女探訪。”

  去年,包括這一提案在內的10個提案榮獲市政協“最具影響力優秀提案”獎。“提案中建議的內容正在逐步落實,這讓我非常滿意。”王以新說,這幾年她看到越來越多的養老驛站陸續建成,有的就建在社區醫院的旁邊,方便老人開藥就醫,“每當路遇養老驛站,我都要拍照片存在手機裡。”

  提交提案后,市民政局、市衛健委等部門邀請她參與養老驛站的調研和評價。“在朝陽區、石景山區實際調研養老驛站和養老照料中心,我看到驛站活動特別豐富,有手工課,有合唱班,老人們生活得特別開心。由於養老驛站有助浴、助餐等服務,半失能老人也能得到貼心的照顧。”

  王以新坦言,養老驛站的建設不是一蹴而就的,目前在建成區挖掘場地資源確實比較難。“我希望這項工作能一直推進下去,讓更多的老人在溫馨熟悉的環境中安享晚年。”

  北京市直機關工委副書記常紅岩是兩屆政協委員,在履職過程中她發現,公共場所的母嬰室建設仍有薄弱環節。

  2016年1月,常紅岩將“母嬰室建設”的提案帶上了政協北京市第十二屆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她建議,“在公共場所建立母嬰室,並將促進推出母嬰室建設標准。”

  當年,該項提案獲得了優秀提案。此后,常紅岩密切跟進公共場所母嬰室建設的情況。“上演了連續劇,持續在提相關提案。”她笑稱。

  常紅岩的提案逐步得到了回應。2016年,規劃部門就牽頭研究母嬰室規范建設圖集。隨后,主責部門也明確了,衛健委牽頭推進,協調其他部門做這件事。

  2016年11月,原國家衛計委等10部門出台了《關於加快推進母嬰設施建設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了公共場所母嬰設施配置推薦標准,並提出,到2018年年底,應配置母嬰設施的公共場所,配置率達到80%以上,這在機制上為公共場所母嬰室建設提供了保障。

  2017年的北京政協會上,常紅岩則把提案焦點放在了落實中,“建議將母嬰室建設納入政府為民辦實事工作中,落實規劃層面拿出實際措施。”

  “這三年越做越實,措施越來越具體。”常紅岩稱,讓她感到滿意的是,2018年底,北京市衛健委在召開公共場所母嬰設施建設推進會。為了推動母嬰室建設的規范與標准,北京出台了設計指導性圖集,對母嬰室面積、位置等進行了詳細闡述。

  不過,目前公共場所的母嬰室建設普及率不高,首都機場和大型機場等前端窗口更重視母嬰室建設,但公園、交通樞紐、商場建設等地普及率不高。

  此外,標准化的落實還有待加強。尤其是已經建成的母嬰室設施,很多沒有達到規定的標准。“比如消毒設施、座椅、操作台以及面積等,很多環境設計尚未達到要求。”常紅岩說,“今后我們還會繼續關注這個問題,繼續上演連續劇,提出相關提案,促進母嬰室建設的普及率和標准化”。

  不久的將來,一條貫穿懷柔科學城綠色生態、活力友好的水岸綠廊將扮靚懷柔。今年,懷柔區將啟動雁棲河城市生態廊道一期建設工程,全長約4公裡,將串聯起雁棲小鎮、國際人才社區等。